新闻 | 天津 | 民生 | 广电 | 津抖云 | 微视 | 读图 | 文娱 | 体育 | 图事 | 理论 | 志愿 | 专题 | 工作室 | 不良信息举报
教育 | 健康 | 财经 | 地产 | 天津通 | 旅游 | 时尚 | 购物 | 汽车 | IT | 亲子 | 会计 | 访谈 | 场景秀 | 发布系统

"津云"客户端
  您当前的位置 :北方网 > 健康之家 > 健康资讯 正文
关键词:
 

当艾滋病的死亡威胁到来时 我和父亲并肩站立(3)

http://www.enorth.com.cn  2004-09-16 08:51
 

 
 
 
 

  前些天,王为军又来到北京。这次不是上访,而是传授经验。

  一个民间预防艾滋病团体资助他来北京。与会的,都是和他一样无辜被感染的家庭。他们没有王为军幸运,他们的索赔都没有进入法律程序。

  我走进会场时,王为军正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怎么搜集证据、怎么打官司、怎么申请法律援助。满满一屋子人,听得聚精会神,有人在记笔记。

  王为军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成为一个符号:一个农民,通过法律程序,赢得了正义和尊严。更重要的是,全社会对艾滋病、艾滋病患者,更加理解和宽容。

  这4年间,温家宝总理走进地坛医院,和艾滋病人握手。吴仪副总理亲赴河南“艾滋病村”调查。中国政府对全世界承诺,给农村艾滋病人免费检测和药物治疗。

  我第一次见王为军的时候,他拒绝和我在一桌吃饭———虽然我并不介意。而现在,他能坦然和我一起吃饭。一些亲戚也能和他、凯佳一起,同桌而食。

  一个NGO组织送给王为军一台电脑。还派人到他家里教他怎么使用。“他们希望我能在网上,给其他艾滋病家庭鼓励、做网络维权。”

  律师刘巍告诉我,这些年,表面上是她帮王为军打官司,王为军是弱者。而实际上,是王为军的坚韧一直鼓励着她。

  前几天,王为军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法院送来了8万元。不过,这8万是医院以前交给法院的上诉费。眼下,医院的账面上只剩下几千元,今后还想拿到赔偿,难度会比打官司更大。

  “我不知道,女儿还能活多久,能不能等到艾滋病被攻克的那一天”

  4年来,我一直渴望得到王凯佳的消息,又有些害怕。我怕听到坏消息———我知道,凯佳的生命会很短暂。

  每逢元旦,我都能收到王为军寄来的贺年卡。于是我便知道,凯佳又大了一岁。这是个奇迹。医生预测她很难活过5岁,而今年,她7岁了。

  凯佳已经成了王为军生活的全部。他走到哪里,凯佳就像个影子一样跟到哪里。为了全力照顾凯佳,他把儿子寄放在岳父家里。

  凯佳喜欢把双手和父亲的手交叉握在一起,那样会让她觉得安全。她还喜欢把手撑在父亲宽大的掌上,支撑起自己瘦小的身体。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和缺了门牙的牙齿。她7岁了,开始换牙。

  在父亲面前,凯佳很淘气,尤其是吃饭的时候。“从小她的胃口就不好,不肯吃肉,也很少吃饭。”我和凯佳一起吃饭,她通常只要一跟黄瓜,蘸着酱吃。而面前的那碗饭,总也不见下去。

  王为军向我抱怨,凯佳有时会从他口袋里偷钱,跑去换零食。这让王为军很头疼。可是他真舍不得打女儿———哪怕只是轻轻的一下。“要换了是儿子,我早就打了。”

  对于凯佳最严厉的惩罚,就是“我不带你出去了”。每当王为军说出这句话,凯佳眼里就会露出恐惧。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人比父亲更亲了。

  案子终于胜诉,离王为军的索赔标的相差甚远。不过,王为军已经很欣慰,他要告诉妻子。

  乡间的清晨很冷。王为军独自走到村东南角的水沟边。那儿有一块无主荒地,也是靳双英的墓地。自从王为军把妻子葬在这里,就没有人敢在这里种庄稼——哪怕是一粒麦子。

  这天,王为军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缀有皮尔卡丹标记的全新长袖衬衣。终审判决下来后,他在省会石家庄的一个商场里买了这件“名牌”。

  “打了折,还要50块钱呢。”王为军说。这已经是他最贵的一件衣服了。

  妻子的坟头长了好些杂草。王为军用手一根根地拔掉。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沓纸和一盒火柴。

  他用颤抖的手,划着一根火柴;举着那弱小的火苗,点燃了其中的一页。那不是纸钱,是一沓印着黑字的白纸,最后的一页上,盖着鲜红的法院公章。“官司打了4年多,我手上拿到3份判决书。今天,就都烧给你吧。”王为军对着坟头,任眼泪肆意流淌。

  王为军给妻子带来了一个好消息:2003年秋天,凯佳已经在村小学上学前班了。不过这个学习的机会,还是王为军耍了点小“阴谋”才得到的。

  王为军让儿子拿着户口本去替凯佳报名。等到老师发现这个弯弯眉毛的小姑娘坐进教室时,学校早就收了她100元学费,已经不可能把她赶出去了。

  老师把凯佳撵到最后一排,让她单独坐着。老师从不让凯佳参加考试,甚至连平时的作业也不要她交。王为军开始担心,这样下去凯佳是否能上一年级。

  凯佳不在的时候,老师和其他小朋友说,别和她玩,她有病。

  凯佳常常红肿着眼睛回来———每次被学校的男生打了,她都会哭着回家。即使被打,她也开心———只要有人理她就好。

  凯佳也不是永远坐在最后一排。

  一次,一个电视台摄制组来拍凯佳学习的镜头。那堂课,老师把凯佳换到第三排的一个女同学旁边。摄制组一离开,老师就把凯佳撵回最后一排。

  王为军说:“那一堂课凯佳真幸福。回来后高兴了好几天。”

  王为军烧完三份判决。他挖了个小坑,把纸灰和带来的头发、胡须一起埋了下去。

  回武安前,王为军请律师给写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申请书。“我不找医院要钱,我只找法院。如果判了却执行不了,不是我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

  王为军在坟前哭了一场,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家。天已经大亮了,凯佳该起来吃药了。

  医生吩咐过,每种药都要按时吃,否则会产生抗药性。这么多年来,即使是去北京上访,他也从来没有耽误过给孩子喂药。好在凯佳已经开始懂事,不需要像小时候那样硬灌。

  妻子的墓地周围,有人种上了蓖麻和花生。新鲜的、绿色的小叶子在风里摇动。王为军想,是该和过去告别的时候了。

  他不知道将来的路会怎么样。

  他不知道赔偿什么时候能变成到手的现钱。

  他不知道女儿还能活多久,能不能等到艾滋病被攻克的那一天。

  凯佳第一次查病毒载量的时候,每毫升血液里,有18万单位的病毒。现在,已经下降到3万。想到这些,王为军就很高兴。嘴角也开始有笑意。

 
稿源: 中国青年报   编辑: 樊蕙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北方网精彩内容推荐
关闭窗口
 
无标题文档
天津民生资讯
天气交通 天津福彩 每月影讯 二手市场
空气质量 天津股票 广播节目 二手房源
失物招领 股市大擂台 天视节目 每日房价
热点专题
北京奥运圣火传递和谐之旅 迎奥运 讲文明 树新风
解放思想 干事创业 科学发展 同在一方热土 共建美好家园
2008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 《今日股市观察》视频
北方网网络相声频道在线收听 2008高考招生简章 复习冲刺
天津自然博物馆馆藏精品展示 2008年天津中考问题解答
带你了解08春夏服饰流行趋势 完美塑身 舞动肚皮舞(视频)
C-NCAP碰撞试验—雪佛兰景程 特殊时期善待自己 孕期检查
热点新闻排行 财经 体育 娱乐 汽车 IT 时尚 健康 教育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